欢迎登录黑龙江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秦裕琨,院士、博士生导师,今年85周岁。1953年毕业于交通大学机械系,1956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锅炉制造专业研究生班。在学习期间,同时任教并参与组建锅炉专业(后改为热能工程专业),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锅炉专业人才。

任哈工大热能工程教研室主任、动力工程系主任兼党总支书记、哈工大副校长、哈工大燃烧工程研究所所长等职务。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60多年来,他在锅炉燃烧理论和实践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先后两次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并荣获全国师德标兵等称号。

  

19538月,秦裕琨被分到哈工大做师资研究生。出生在江苏扬州的他没有因为生活上的不适应而有怨言,相反却非常愉快。时整个哈尔滨,包括哈工大日新月异的建设速度让他亲眼目睹:到处都在建新厂房,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样子

1954年秋季学期,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哈工大一群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的青年学者在我国率先创建了锅炉、热力涡轮机、水力机械3个专业。这群年青人里就有21岁的秦裕琨。秦裕琨来哈工大原本要学机械设计。上完一年俄语预科后,学校研究决定抽调跟随新来的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去学新成立的锅炉专业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秦裕琨还是毫不犹豫服从国家分配,高高兴兴地改了行。

随着招生规模的不断扩大,哈工大急需教师队伍。1955年春季学期,研究生在读的秦裕琨正式成为小教师,连续三年分别为575859届学生讲授锅炉与锅炉房课程。那一年,22岁的开始了教书生涯,和其他小教师一起奋斗在教育科研的最前线。他们这群人就是日后声名显赫的哈工大八百壮士

秦裕琨自己还在学习过程中,却要给别人讲课,总担心学不好,讲不明白。为了丰富教学内容,熬夜看俄文原版教材、整理专家笔记、准备中俄两份讲义……边学习、边讲课、边筹建新专业。没有正规教材,他自力更生投入巨大精力着手撰写,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于1959年《蒸汽锅炉的燃料、燃烧理论及设备》终于完成初稿,并由学校油印出版。1963年,由中国工业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中国锅炉专业课程的第一本全国通用教材。

文化大革命期间,即便是1967年夏天被系里揪出来进了牛棚,他也是初心不改。一年后,是在抓革命、促生产方针的回归中,他积极参加节煤改炉技术革新群众运动,注重锅炉技术的普及和推广,和同事们一起办了不少学习班,改造了很多工厂和小区效率低下的落后锅炉房。他的足迹几乎遍布东北三省主要城市,很多煤矿、工厂也由此锻炼和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他首次提出自然循环热水锅炉的改造方案,并给出了一套自然循环热水锅炉的水动力计算方法,也因此掀开了我国采暖锅炉制造历史上的新一页。他成功地对哈工大锅炉房中92吨的燃用烟煤的手烧炉进行了改烧褐煤的改造,将原有锅炉改造成带旋风燃烬室的工业流化床锅炉,取得了良好的燃烧效率,填补了国内空白。上述两项研究均被列为国家六五攻关项目,并双双获航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国内最大的流化床——130t/h燃煤矸石流化床锅炉出现堵灰、磨损甚至烧毁等现象,许多专家认为已经没有改造的可能,然而另起炉灶不仅耗资巨大,国家还将损失一个多亿的固定资产。为此,国家科委委派经验丰富的秦裕琨到电厂进行详细考察和调研,组织锅炉制造厂家和电厂等有关方面进行了大规模的实验,找出了问题的原因。经过反复思考和研究,他提出了播煤风的思想,彻底解决了该炉型存在的关键问题。同时,也为我国劣质燃料的大规模应用开拓了广阔前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秦裕琨综合风包粉浓淡燃烧思想,针对不同燃烧方式和煤种,发明了系列浓淡煤粉燃烧技术——水平浓淡煤粉燃烧技术、水平浓淡风燃烧技术、径向浓淡旋流煤粉燃烧技术、不等切圆墙式布置直流煤粉燃烧技术等。提高锅炉低负荷稳燃烧能力,降低氮氧化物排放,防止结焦及高温腐蚀,并保持相当高的燃烧效率。以上成果覆盖了电站锅炉的主要燃烧方式和煤种,除用于电厂改造外,我国各大锅炉厂都已用于产品设计和技术改造,经济效益突出,社会效益明显。

入党是我生命的里程碑。时至今日,秦裕琨仍然保存着当时入党的通知书。从这张虽然已经在岁月的变迁中发黄变薄,但却依然整洁的入党通知书上,我们可以不仅读出了一位共产党员对信仰的忠贞,更读出了那份执着的信念追求——为建设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而奋斗终生。也正是凭借这样的追求和忠贞,2001年和2003年他两次被评为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又被评为全国师德标兵。

200121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建国以来科技界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次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年近古稀的秦裕琨郑重地从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手里接过2000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证书。这份荣誉的背后饱含了这位老人带领课题组披荆斩棘、知难而进奋战十几年付出的辛勤和汗水,也是一位老知识分子、老共产党员一生矢志不渝、献身科研,向党和人民交上的一份沉甸甸的答卷。同年,秦裕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进入新世纪后,秦裕琨考虑到梯队建设,逐步退居二线,转为更多地支持中青年教师的工作。他时常对团队成员们说:我们搞科研要有长远眼光,要做到吃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想着锅里的,我干不了几年了,但团队的路还很长,我多投入一些,你们的未来会更好。近年来,秦裕琨和他的团队致力于研究低氮氧化物排放煤粉燃烧技术。由他力促落实的燃煤污染物减排国家工程实验室于200811月获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建设,于20117月揭牌成立。

在秦裕琨的带领下,团队新的成果不断涌现:空气、煤粉立体分级直流煤粉燃烧技术,中心给粉旋流煤粉燃烧技术以及W火焰多次引射分级燃烧技术基本覆盖了所有的煤粉燃烧方式,并已取得良好效果,特别是W火焰锅炉风包粉高效低氮氧化物燃烧技术填补国内空白。2016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秦裕琨参与、弟子李争起负责的高性能中心给粉旋流煤粉燃烧技术项目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20171018日,秦裕琨与党员领导人员、教师代表一同收看了十九大开幕式直播。3个半小时的报告,84岁的老院士始终凝神聆听、片刻未曾离席。他激动地说:现在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人非常振奋。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绝不做一个旁观者等着、看着小康的到来,我想在有生之年带领自己的团队,为国家的强盛多做点事情。

秦裕琨非常重视学生的思想工作,经常面向全校学子做报告,以自身的经历教育学生。他常常嘱咐晚辈:强国梦在我们这一辈人只实现了一半,中国不受欺负了;可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国,这一半还需要你们来实现。一次老先生授课站的时间太长,结果回来就开始腿疼,找中医按摩了好几天。大家都劝他说:您这么大年纪,活动太多,类似的讲座推掉算了。却说:作为老师,学生的事,坚决不能推。

了解秦裕琨的人都说,他就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始终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考量。他燃烧了自己的青春,为祖国能源事业照亮前进的路,为后辈的能源人带来温暖与能量。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他依然不忘初心,在科研报国的路上继续携梦前行!

© 2004-2018 黑龙江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版权所有  Email:hljlkx2006@163.com 黑ICP备050058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