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黑龙江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我自幼喜欢读书,小学四、五年级便开始找书看。虽然识字不多,但靠字典帮助能看明白大致梗概。当时书籍特别稀少,我四爷家有十几本藏书,我反复看后不解渴,便到处借书。小学六年级开始和喜欢阅读的同学串换看书。当时十里八村能找到的书基本都看过了。初中一年级开始一边看书一边给同学讲故事。每天放学后许多同学不急着回家,在学校房山头听我给他们讲《三国演义》《西游记》等故事。

那些年对我来说,能有机会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因为一是买不起书,只能靠借书,再用借来的书和别人交换阅读,而且要在规定的时间读完;二是买不到书,有钱想买书了,到书店里却没有卖的,有些书还是禁书不允许看;三是没时间,靠挤时间看书,放学回家要帮家里干活,一般是捋猪菜。晚上看书,母亲不让点灯熬油。在学校也不让看书,有一次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没收了。只有下雨天什么都干不了,才有时间阅读。那时为了能有时间看书,我真希望天天下雨才好。

进城上学有机会接触更多书籍,我开始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文学、历史、哲学、经济学以及宗教知识等广泛涉猎。从盲目看书到有计划阅读,使我眼界更开阔、胸襟更宽广。读书打破了时空的限制,就像沿着历史的河流溯流而上,去看那千年以前的盛况,或悟人生至理或叹人世苍凉。通过阅读经典,我知道了美丽与智慧、愚昧和丑陋,那辽阔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教会了我从容地面对今天的现实世界。莎士比亚说,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把读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若手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乃人生之快事。

读书让我知道了世界之大,看到了祖国山川之美,了解到先贤们的足迹。司马迁22岁开始外出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嶷,最终成就了《史记》的伟大。李白一生游历了206个州县,登过80多座名山,游览过60多条江河川溪和20多个湖潭,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都是在游历的旅途中写成的。徐霞客一生志在四方,足迹遍及今21个省市自治区,经30年的考察撰写的地理名著《徐霞客游记》令我心驰神往,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热爱上了旅行。其实,读书和旅行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两件大事,“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读书是向内旅行,去往精神世界;旅行是向外读书,探索天地苍穹。

然而我第一次旅行却遇到了困难。1972年12月我高中刚毕业便去辽宁看望三姨。当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为出门体面向一个同学借了件衣服和皮帽子。在汤原火车站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车上人紧挨人,一点缝隙都没有,甚至脚都没有地方放,移动和转身都十分困难,就这样一直挤到沈阳,换乘去丹东的火车我才终于有了个座位,累的腰酸背痛。这第一次出门便尝到了旅行的艰难,但其中我也感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快乐”!

个人的理想是和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的,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国家各行各业都迅速发展起来,旅游业也空前兴旺。赶上了好时代,我有幸去过了许多地方,也曾逢山登顶、遇水畅游,在读书中旅行,在旅行中读书,使身体和精神得到双重享受,销魂之至!

读书和旅行将是我终身的执着。当前假日旅游之火爆前所未有,出国旅游屡见不鲜。乘飞机、坐高铁、自驾游等多种方式丰富多彩。还有几十万“候鸟”大军,冬天海南夏天北方,都是四十年前无法想象的。相信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我们以“地球村村民”的身份,周游全球,博览世界,共享人类文明成果的新时代已经为期不远了!

© 2004-2018 黑龙江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版权所有  Email:hljlkx2006@163.com 黑ICP备05005850号